游珊妮:在暨大圆梦斯坦福

发布单位:人员机构 [2019-06-24 00:00:00] 打印此信息

“我校环境学院首位被斯坦福录取的本科生”、“连续三年绩点和综测第一”、“多次获得国家级奖学金”、“暨南大学优秀学生荣誉称号”,同时担任班长、青年志愿者……环境工程专业2015级学生游珊妮有着众多令人艳羡的头衔和成绩。她说,暨南大学给了她一个全新的起点。未来她希望能传承暨南精神,在专业领域继续深造,做交叉学科的优秀复合人才。

(游珊妮)

敢想敢拼的潮汕女孩成为家族第一代大学生

l生活中总是有太多的人想要告诉你,我得不到的,你也不可能得到。因为这些一事无成的人想告诉你,你也注定一事无成。

成长自一个重商轻文、重男轻女的传统潮汕家庭,游珊妮说:“想要改变命运,一切都只能靠自己。”

在成长过程中,她不断思考,终于找寻到了自己的初心:成为一个经济独立、知识独立的女性。她说“自己有一点点‘小野心’”,那就是凭双手突破自己的阶层——从农村到城市,去不同的国家,拓宽眼界。这份初心贯穿了她成长的始终,也成为了她不断前行的支撑。

游珊妮将高考视为改变命运的重要契机。高中时,尽管学校学习氛围松散,但她一心向学,钻研出了属于自己的学习方法、目标路径。她说期间遇到很多困难,特别是高三时,学习压力越来越大而游珊妮当时的状态并不好。级长曾对她说过:“你这样的分数能考上刚过广东重本线的学校就不错了。”

但是游珊妮不信邪,她选择拼搏级长口中那个“超过第二名40分”的目标。失败了一次又一次,她终于在距离高考100天时越过了这道门槛,这也给了游珊妮更多努力的动力和成功的信心。正是这股拼劲,让她考入了暨南大学。

“我是我们村唯二考上重本的学生之一,成为了我们家族第一代大学生。”游珊妮说,“我证明了自己。”

在暨大这个全新的起点确定自己决定坚守的事业

l大学这四年里,让人头脑不清楚的就是,选择的路径太多,而束缚太少。但我相信,永远只有“The right way, or the easy way.”

游珊妮把大学这四年形容为“一个发散型的成长过程”。暨南大学给了她一个全新的起点:大学提供了一个更大的、能够让学生自主选择、自由发挥的平台;大学里她远离了家长的约束,终于能够看到更远的地方;身边的同学与自己大多在同一水平线上,这也意味着能够吸收到更多有价值的东西,一起前行。

游珊妮在大一时就把绩点和科研列为“一定要做且一定要做到最好”的两项基础工作。她不仅平时上课认真听讲、不懂之处及时与老师沟通,还会观看北大清华等国家精品课程的慕课作为补充,打下了坚实的知识基础。在临近期末时,游珊妮会提前一个月规划复习计划,并反复听自己课上的录音,以达到更好的复习效果。

对于自己保持在专业第一的绩点成绩,游珊妮这样说道:“其实相比较之下,维持4点多的绩点应该是最简单的事情。”游珊妮担任着班长、加入了社团、辅修了新闻学的双学位,还要做科研、写论文、兼职实习并且兼顾着志愿活动……这些任务同时进行、相互穿插,“同时处理这么多的事比维持绩点困难多了”,她说。

“对了,还要‘耐得住寂寞’。”游珊妮笑着解释道:自己在大四之前除了参加市里的志愿活动和外出家教,从未踏出过校门一步,因为任务实在太多,有的时候恨不得一天能有48小时,实在没有时间吃喝玩乐。

在这四年里,游珊妮也不止一次地迷茫过。最开始她其实并不能确定环境工程这个专业会不会是自己一生的事业,因此她尝试过参加转金融学专业的考试,也尝试过新闻学的双学位。在尝试的过程里,她不断淘汰不适合自己的选项,人生的道路也慢慢明晰:她决定要把本专业的路坚持走下去。“大学就是一个不断寻找内心想法的过程”,游珊妮说。

(游珊妮(白衬衫)参加志愿活动)

以梦为马冲破障碍收获斯坦福offer

?

l对梦想的渴望远远地超越了我对未知的恐惧。尽管不被支持着,但是我总是以最高的标准要求着自己,因为心里总是怀有一种侥幸,万一有一天他们能改变想法呢。

?

和很多大学生一样,游珊妮在大一时并不知道大四的自己会是什么样子,但那时她的心里已经有一点点想法:那就是想要出国深造。尽管这个想法在当时还并不成型,它却像一粒种子一样埋在了游珊妮的心里。

到了大二大三,游珊妮形容自己有些“狡猾”地不断向家人传达想要出国的念头,刚开始家人的回应都是反对,反对的原因一方面是担心游珊妮一个人在国外很危险,也不知道留学这样大的一笔投资她是否能用好;另一方面则还是受当地重男轻女思想的影响,觉得她是个“始终要嫁人的女孩”。

“我用不断拿到的奖学金,向家里人证明了我的能力,我已经长大成熟,对自己的想法能够负责”,游珊妮说。至于家乡重男轻女的观念,她没法改变,所以她选择“先斩后奏”。游珊妮提前一年瞒着家里人为自己出国找了中介,她一个人一边与中介艰难地谈判(中介曾说她能上斯坦福的可能性是0%),一边准备着申请文书和英语考试。

在申请过程中,由于有10个备选学校,而这10个学校的系统、要求都各不相同且截止时间又很接近,游珊妮只好每日熬夜到4点写文书、改文书。英语考试也同样艰难:游珊妮的英语成绩在高级班是倒数,她也不能像别人那样拿出一整个月的时间备考,只能在上课间隙、空闲时间挤时间去学英语。第一次考托福的成绩不理想,于是她在大三的寒假边实习边重考。尽管很难、压力很大,她还是觉得“为了自己梦想是值得的”。终于,游珊妮成功了。不仅GRE考取了324分,托福考取了104分,还拿到了斯坦福的offer。她的父母,也终于相信并支持了她的梦想。

“国内能进入斯坦福的学生都是同济大学、清华大学的第一名,我觉得我和他们肯定还是有差距的,之所以能被录取,可能是因为斯坦福喜欢招第一名吧。”游珊妮这样打趣道。

在谈到去美国之后的规划时,游珊妮介绍了自己规划的两条道路:一是坚定环境工程方向并攻读到博士后,再回国做教职;二是结合工科,运用自己所学结合计算机,研究交叉学科,做智能化、自动化。两条道路各有利弊,也都有很大的难度,但是,游珊妮说:“我有信心达到教授级别那样的高度”。

(游珊妮在实验室)

“现在的自己没有愧对当初的期望”

l我的大学生涯中不曾遗憾过的,是在这段时光里,我曾在宿舍的窗外见过橘红色的霞辉所映照着的日出,也曾数着凌晨闹钟的滴答声而入睡。

在暨大这四年,游珊妮说自己最大的感触就是“不忘初心”。她说,当她打开四年前刚入学时写给现在的自己的那封信,看到了那时自己心中的迷茫,也看到了当时那颗埋入心中的小小的种子。

而今,游珊妮完成了自己当初的愿望,这颗种子已经萌芽长成参天大树,“我觉得现在的自己可以很自信的说没有愧对当初的自己的期望”,她不无骄傲地说。

对待未来,她希望自己也能不忘初心,即便将来功成名就,也不会忘记学院的栽培,不会忘记每一位导师的指引、师兄师姐的帮扶,并且会将暨大这份互助互爱的精神传递下去。

(新闻社 薛可懿)